我爱寡姐不只因为性感
齐鲁电影网发表于2020-06-18 12:03 浏览量:加载中


看完《婚姻故事》,我想:
 寡姐可能要拿奥斯卡影后了。 
诸多奥斯卡前哨大奖,也都纷纷给了她最佳女主角的提名。 三十五岁的她,早已是好莱坞的中流砥柱。 大导的文艺片中常能见到她,各种大公司的商业巨制里,也少不了她的身影。 提起寡姐,我很自然地就会想到“性感”二字。 但她似乎一直都在努力证明: 她不只是一个性感的好莱坞女明星。 她不是第二个玛丽莲·梦露,也不是新一代的丽塔·海华丝。 
她想做的,或许是一个影史上留下名字的伟大演员。 我们看着她,正在做到。 好莱坞好看的女明星太多。 但性感的太少。 千篇一律的火辣身材和精致面孔,其实往往魅力有限。 波涛汹涌,未必能颠倒众生。 金发碧眼,也多半泯然人潮。 真正的性感,往往是一种专属。 
那是妮可·基德曼的金发,是凯特·温斯莱特的曲线,是凯特·布兰切特的锁骨,是安吉丽娜·朱莉的红唇。 也是斯嘉丽·约翰逊魅惑的身姿和冷艳的眼神。 在我看来,斯嘉丽·约翰逊,就是性感的代名词。 她个子不高,五官也难称完美,却拥有独一无二的风采。 很难把她和谁放在一起去比较,因为她就是她,她散发着和别人完全不同的味道,那种味道能激发人性中的某些本能,使人产生征服欲,又富有侵略性,让每个迷醉的人想要臣服。 
那种味道,对男女通通有效。 这样的气质会让每一个演员都感到羡慕。
因为她的性感是多元化的,拥有千百种面孔的斯嘉丽,只需要偶尔展露一隅,就足以将她所需要诠释的角色完成地出彩。 当然,从出道开始,斯嘉丽约翰逊也从未懈怠。 一部部作品,就像是她在向世人宣告: 我很美,但我并不是花瓶。 1994年,十岁的斯嘉丽约翰逊就出演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《北》,并且连续出演了好几部电影,在12岁时就拿过了“独立精神奖”最佳女演员的提名。 对于她早年间的作品,我印象最深的是1998年的《马语者》。 
尽管在罗伯特·雷德福的这部经典影片中斯嘉丽并不是主演,我想到这部电影,却会很自然而然地想到她的惊鸿一瞥。 那是14岁的斯嘉丽,就像是《美国往事》里的詹尼佛康纳利,稚气未脱,就足以倾国倾城。 这之后她就受到了不少大导演的垂青,包括科恩兄弟,以及索菲亚科波拉。 2002年,斯嘉丽主演了索菲亚·科波拉执导的电影《迷失东京》,18岁的她,一举成为了评论界关注的焦点。 
她倚在窗边注视东京夜景的画面,已经成为了影史经典。 斯嘉丽的眼神里,有着索菲亚想要找到的现代都市人的孤独。 也有着来自遥远时光里的古典气息。 在2004年的《戴着珍珠的女孩》中,斯嘉丽仿佛从油画中走了出来。 
厚重却不秾艳的色彩,迷幻而又真实的质感,这部电影用镜头语言完成了电影与绘画的交互,用胶片告诉了我们,艺术是没有界限的。 在醉人的画面里,导演也讲述了一个具有油画意味的故事。 科林.费尔斯扮演的画家维米尔和斯嘉丽.约翰逊扮演的女仆之间的情感,是全片的重点,两人相知却不能相爱,暧昧却无法戳穿的感情贯穿全片,让人深陷。 我印象最深的,是她饰演的女仆在影片中被画家要求抿了三次嘴,细小的动作,藏着万种的风情。 这一时期的斯嘉丽约翰逊已经展现出了无穷的潜力,她所需要等待的,就是一个真正懂她的导演,去为她打造最合适的作品。 这个人在不久后就出现了。 他是个来自纽约的瘦小老头,戴着金丝眼镜,也挡不住目光中的锐利。 伍迪·艾伦,这个当代美国最重要的大导演之一,对于斯嘉丽约翰逊有着一份特别的喜爱。 2005年,伍迪·艾伦让斯嘉丽主演了自己的电影《赛末点》。 
《赛末点》是部不那么“伍迪·艾伦”的伍迪·艾伦电影,虽然依然有着对于爱情与人生的思索,依然有着充满哲理的对白,但精巧的剧情设计让本片的商业化气息比他的前作多出了不少。 但无论如何,斯嘉丽·约翰逊的表演无疑都是一个加分项。 人们开始不再只关注她的颜值,她的表演本身,也充满了亮点。 2008年,斯嘉丽·约翰逊在伍迪·艾伦的新片《午夜巴塞罗那》出现,她和佩内洛普·克鲁兹一起映衬了巴塞罗那的美丽,让自己的魅力成为了一座城市的注解。 
这之后,斯嘉丽·约翰逊已经成为了好莱坞炙手可热的一线女星,她开始渴望更多挑战。 于是,我们看到了继续在文艺片道路上一往无前的她,和出现在更多商业大制作中的她,开始共存。 2012年的《复仇者联盟》无疑将她的人气推到了顶峰。 她也多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外号: 寡姐。 
我再想不出一个比斯嘉丽更适合黑寡妇的人选了。那种冷艳的气质,是独一无二的。 《皮囊之下》无疑是她对自己演技做出的一次巨大挑战。 在这部文艺片里,她演的是一个外星人。 影片中,在女主美丽而又冷酷的外表下,藏着的是一个邪恶的外星灵魂。她每天捕猎般地勾引着男人们,却在共度春宵后抽取掉他们的骨血。然而当她逐渐适应了自己的皮囊,却产生了巨大的纠结和疑惑。 
出演“苏格兰画皮”,她一如既往的冷艳,用几个眼神就成功地塑造出了女主的性格特点,让人忍不住拍案叫好。 同年的《她》中,斯嘉丽·约翰逊更是凭借声音就拿到了罗马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奖,空前绝后,只此一人。 
她真正诠释了什么是撩汉的最高境界,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,只靠声音,便把宅男男主迷得五迷三道,深深沦陷。 紧接着,她又接拍了吕克·贝松导演的《超体》。  
这部商业大片虽然争议颇多,却让寡姐走上了演艺生涯的新台阶。 她一个人扛起了这部电影,在全球狂赚4.6亿美元,使她成为继安吉丽娜·朱莉之后好莱坞最具票房吸引力的女星。 这之后的近几年里,寡姐依然勤勤恳恳,但拿得出手的作品其实并不算多。 《攻壳机动队》虽然声势浩大,却质量平平,寡姐虽然表现敬业,却也并没有太多发挥机会。 
17年的《仓皇一夜》,拍一部“女版《宿醉》”,也是并无太多新意,出演喜剧,寡姐也并不算太有天赋。 《复联3》和《复联4》,她也并未缺席,但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,寡姐显然也渴望能够完成更多突破。 终于,到了2019年。 她主演的《乔乔兔》和《婚姻故事》都成为了冲奥热门,而她的表演,也都被评论界大加赞赏。 前者我还没有机会得以看到,但看了《婚姻故事》后,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影片中令人窒息的婚姻关系,而是寡姐神乎其神的精彩演绎。 影片中有一个长镜头,寡姐叙述着自己婚姻生活的过往,将情感控制得极为出色,不见歇斯底里,却已是雷霆万钧。 
她落泪,观众伤心。 她和亚当·德赖弗饰演的丈夫还有场吵架的戏码,也是精彩至极,丝毫不亚于小李和肥温多年前在《革命之路》中的表演。 在《婚姻故事》里,她不再那么性感了。 没有浓艳的妆容,也没有大秀身材的机会。 时而素颜出镜,时而大哭大喊。 
她安静地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戏,体会着角色的婚姻生活,感知着故事里的人生。 那些她经历过的,亦或是没有体验过的,都在她的表演中被诠释出了出来,有力而动人。 
她做到了。 若干年后,人们提起斯嘉丽·约翰逊,想到的关键词一定不是这些:性感、火辣、花瓶...... 而是: 一个好演员、许多好作品。
 

评论
评论加载中..
求片留言 返回顶部